哔哔中文 > 黎明之剑 > 第六百七十九章 那些已经过去的
????人造人三十六号。

????房间中安静下来,琥珀静静地看着日记上描绘出的那一行字母,整整两分钟的时间内,她都一言不发。

????但就在高文忍不住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琥珀的手指却再度移动起来,她抿着嘴唇,很慢很慢地将日记翻到了下一页——

????萨里??伦道夫的故事还在继续:

????“……我的机械表坏掉了,在依靠脉搏和直觉记录了两次日期之后,我不得不放弃了对‘时间’的追求,现在我不知道这是第几天,但我猜自己已经在这座古代要塞里待了至少半个月。

????“这期间,只有‘琥珀’陪着我。

????“这个小家伙很安静地睡在她的‘睡床’中,没有任何响动,我最近几天开始尝试着和她说话,而她当然没有任何回应,但我还是在每天这么做——说话可以维持意志和神志清醒,而一个沉睡中的小女孩至少比墙角的石头更适合作为聆听着。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那些暗影住民总共出现了两次,说实话,那些‘幽魂’的出现竟会给我带来一丝惊喜——他们确实很诡异,模样也有些可怕,但至少他们是某种‘活物’。我有时候甚至会产生一些疯狂的想法,想要尝试着和那些‘幽魂’交流,但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终于将自己疯狂的想法付诸实践了一次,然而那些暗影住民根本不曾理会我。他们只是在这间房间中游荡了片刻,随后便渐渐消散了。

????“最终,还是只有琥珀陪着我。

????“……我的健康状况在恶化,这是必然的。我在这里能找到的所有给养就只有苔藓和水,事实上我能依靠它们活到今天便已经是一种奇迹——生长在暗影界中的苔藓竟然可以让人维持生存,这本身已经是一种恩赐了,不是么?

????“我很恐惧,发了一场低烧,或许是因为地板太凉,或许是因为我太虚弱了,这场不起眼的小病几乎让我立刻规划好了自己所有的后事——但规划后事又有什么用呢?今天我第一次咒骂了国王,荣誉已经离我远去了。

????“……外面的时间过去多久了?我早已放弃记录日期,估算时间对我而言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我只能凭本能判断,说不定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好几年,王都那边多半已经把我列为失踪人员了吧,或者按照皇家影卫的规矩,列为‘疑似叛逃’了。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减少记日记的次数,并尽量精简字母,缩小字体,因为我的墨水即将耗尽,尽管我已经给它们兑了好几次水,但还是不够用。明天我要尝试用那些苔藓烧成灰烬,再兑上水看能不能制作一些墨水,如果不能的话……今后如果再想写些什么东西,恐怕就只能用自己的血了。

????“我制作了一些粗劣的墨水,颜色有点奇怪,气味也是,但是很显然,它们是可以用来写字的!

????“……今天发生了一件绝对值得记录的事情!绝对值得记录!!

????“琥珀活动了一下——千真万确,我敢肯定,她动了一下小手,她在吸自己的手指!!

????“她是活着的!她果然是活着的!”

????在这之后,是萨里??伦道夫在兴奋激动的情绪中写下的很多散乱记述,其中也包括一些他在暗影要塞中维持生存的经历,琥珀似乎变得不耐烦起来,她翻动纸张的速度变快,直到在一页笔迹略有些抖动、书写者似乎格外激动的日记页前才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可能与我无关,但房间里的古代装置突然发出了一些响动,有奇怪的水声和嗡嗡声从那个大柱子里传来,我几乎是惊跳着来到了琥珀睡觉的地方,众神在上啊——我看到了什么?

????“那个水晶容器打开了,琥珀正从那里面爬出来,手脚并用,差点摔在地上。

????“致我所知的所有神明和古人们,我根本无法用文字描述那一刻自己的心情——我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用头撞在旁边的墙上,然后大喊大叫,用了所有的方法来排除幻觉的可能,到最后才确认这一切是真的,而琥珀就那么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我!

????“该死,我没吓到她吧?

????“我发现自己只能用苔藓来喂养这个小家伙——还有比这更沮丧,更让人紧张和恐惧的么?这个可怜的孩子……她该怎么在这个见鬼的地方活下去?

????“那个卵状容器里面还残存了一些淡黄色的稀薄液体,至少它们是没有毒的。我尝试着用它们来喂给琥珀,后者飞快地吃掉了一些,但那些液体太少了,我还是必须想办法解决她的饮食问题。

????“她不喝血。

????“容器里残存的液体只剩下最后一点点了,我已经没有选择。

????“我把苔藓喂给了她——我用收集到的铁壳容器做了锅子,用仓库里找到的可燃垃圾生了火,我把苔藓煮得很烂,让它们变成了某种烂乎乎的汤……在让琥珀喝下去它们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在给这个小家伙喂毒药。

????“她吃掉了那些东西,而且暂时看上去没有问题,但不确定之后会怎么样……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要保持醒着,防止她因呕吐而呛到……

????“……谢天谢地!她没事!”

????这一页的笔迹抖动的厉害,书写者紧张激动的情绪仿佛透过笔画保存了数十年,此刻正溢满纸面,琥珀定定地看着那一笔一划灰黑色的字迹,突然轻声说道:“怪不得我长不高……是吧,老粽子?”

????这是高文听过的最不好笑的自嘲。

????他伸出手,按了按琥珀的头发,当大手覆盖在头顶的时候,这个半精灵的身体轻轻抖动了一下,随后她才深吸口气,继续向后翻去。

????“……一想到这个小家伙只能和我一起吃这些苔藓,我就充满了罪恶感,但比起最糟糕的局面,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天大的运气,我觉得自己应该停止抱怨了,至少现在我终于不是孤身一人……

????“琥珀不会说话,她只能发出一种怪异的嘶哑声音,听上去就和那些暗影住民最低沉的呢喃一般,但她显然是希望和我交流的。我现在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她说话,虽然她发不出同样的声音,但我总觉得她至少能听懂一些。

????“琥珀学会了帮我做墨水!就是把苔藓烧成的灰倒进水里然后搅拌,但我必须在旁边盯着,因为她会偷吃……

????琥珀的指尖在那些泛黄脆弱的纸页间慢慢移动着,一页一页地翻过去,将那些记录着她童年的文字慢慢翻到末尾,这本日记终于到了快要结束的地方。

????在日记的末尾,萨里??伦道夫终于发现了他“收养”的小家伙的异常之处。

????“……我看到琥珀在和那些暗影住民交谈!

????“不,严格来讲那应该不算是交谈,因为琥珀还没有完整的表达能力,但他们至少是在交流——琥珀在对那些突然出现的‘幽魂’比比划划,而那些‘幽魂’竟然在做出回应!

????“我几乎下意识地出手攻击那些暗影住民,而在意识到他们对琥珀的亲近之后,我错愕的无以复加……

????“……琥珀具备某种我无法理解的暗影天赋,我终于可以确认这一点了。

????“她已经不止一次和那些暗影住民聊天,甚至上次还拉上了我——她似乎是尝试把我介绍给那些可怕的‘幽魂’,我紧张的不知该作何反应,而那些‘幽魂’也如往常般没有回应,这让琥珀生气了好一阵子。

????“我还亲眼看到她在房间中穿梭移动,一股暗影力量包裹着她,让她飞快地从房间这头跑到那头,而即便是我这样的暗影超凡者,也几乎没能追上她的速度。

????“她甚至进入了一个完全密封的房间,通过某种高层次的暗影跳跃……

????“我想我大概猜到古时候的刚铎人为什么会把这个小女孩放在容器里了……如此出众的暗影力量,这或许就是那些古刚铎人的‘成果’?

????“我真的很好奇琥珀背后的秘密,很好奇那些刚铎人到底在这里做些什么……

????“好奇心让我回忆起了外面世界的事情,我拉住琥珀讲了很多,向她描述外面世界的花草树木,描述那些鲜艳的颜色,她非常困惑,大概完全想象不到那些景象,但她又显得很好奇,似乎非常在意我描述的东西。

????“我产生了负罪感,我不该跟她说那些的……她很想出去,她想看看那个外面的世界,虽然她说不出来,但我能感觉到她的情绪和想法,可是我没有办法,我自己都出不去!

????“琥珀这些天一直很急躁,她开始在房间中制造一些被暗影覆盖的旋涡和裂隙,我告诉她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但她根本不听——我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这真的真的太危险了!

????“……这或许是我在暗影要塞里留下的最后一篇日记了。

????“被困这么久之后,被众神遗弃这么久之后,连我自己都放弃希望之后……我没想到这一天竟然会真的到来——

????“琥珀打开了一道通往外界的裂隙!

????“虽然它现在还在缓慢成长,暂时还不够一个人通行,但它确确实实就在我眼前——明媚的阳光和鲜艳的色彩,就在裂隙对面!

????“再见了,这个受诅咒的地方!!”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几页,都是白纸。

????房间中陷入死寂,在连翻动书页的声音都消失之后,这里安静的就仿佛一幅褪了色的油画。

????在数分钟令人难以忍受的寂静之后,还是皮特曼率先开口打破沉默:“……我最初见到萨里??伦道夫的时候,他虚弱地倒在荒野中,浑身的衣服破烂不堪,头发胡须都很长,仿佛已经在野外生存了好几年,而你当时就呆呆地坐在他旁边,身上披着一块破布,不哭也不闹,安静的令人害怕。

????“那时候的我正在躲避一些人的追踪,是个连自己的命都快保不住的家伙,在逃亡路上遇到你们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赶快离开,任由你们在荒野上自生自灭……

????“但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你突然动了,拉住了我的袍子——你知道么?你那时候看起来只有人类的四五岁大,可力气却大的不可思议。你拉住我,似乎是想让我救救你旁边那个快死的人,你那时候甚至不太会说话,只能发出一些很嘶哑的噪音,那完全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

????“我当时非常紧张和害怕,我用尽全力甩开了你,但你又爬了起来,然后慌里慌张地捧给我一些东西。”

????琥珀终于微微抬起头,看向皮特曼:“什么东西?”

????“是一堆灰黑色的‘苔藓’,”皮特曼咧开嘴,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纵横堆叠,仿佛这件事情真的非常好笑,“我用了好一会才理解你的意思,你是想用苔藓当报酬,让我救救你旁边的人。

????“我永远都记得你那时候的表情,你捧着一把苔藓,就像正在递给我一把金子——

????“我被你逗笑了,然后……我就心软了,这辈子再也没能甩掉你们两个。”

????琥珀眼神中带着一丝茫然:“我……完全不记得。”

????“你当然不记得,你的记忆能力直到六年之后才稳定下来,而在那之前,你学会说第一个单词都用了四年半,”皮特曼摇着头,一声叹息,“因为你的灵魂是合成的——你是一个人造人!”